计算机相关和医疗诊断方法的专利申请现在更容易在加拿大获得授权

去年下半年我们报道了加拿大联邦法院在Choueifaty v Canada (Attorney General), 2020 FC 837中指出专利局在审查专利申请时错误的应用了法律。很多加拿大专利领域人士认为此案件并不会改变专利局的审查操作。在专利局针对此案发布了新的审查操作通知 (Practice Notice)之后,有人认为这个通知证明了专利局新瓶装旧酒,并没有实际改变操作。与此相反,笔者认为专利局的这个审查操作通知确实使计算机相关和医疗诊断方法的专利申请更容易授权。


在这个审查操作通知中,专利局列举了下列权利要求作为例子之一:


1. A computer-implemented method of analysing data from seismic measurements comprising:

a. Performing seismic measurements;

b. Receiving the data from the seismic measurements;

c. Processing the data on a computer using algorithm X; and

d. Displaying the results of the analysis.


专利局的示例分析指出步骤a是基于可以可辨别的物理效应的,而且步骤a与步骤b-d配合。因此,尽管步骤b-d是针对计算机数据处理,但是因为步骤a是权利要求的必要部分,此权利要求仍然被认为是针对可授权的客体的。在这个审查操作通知之前,审查员通常会认为步骤a不构成权利要求的必要部分,而其他的步骤都是抽象的无实体(disembodied)的,从而因为整个权利要求不是针对可授权的实体而驳回该权利要求。因此,这个分析与以前的分析已经有了很重要的改变。


关于医疗诊断方法,下列的是专利局提供的例子之一:


1. A method of diagnosing whether a human subject is at risk for developing cancer, comprising:

a. measuring the level of X in a biological sample from the subject; and

b. comparing said level to the level of a non-cancerous reference sample, wherein an increase in the level of X relative to said reference indicates the subject is at risk for cancer.


相似的,专利局的示例分析指出步骤a针对测量X这个物理步骤,而且与步骤b配合。因此,尽管步骤b是数据分析,这个权利要求仍然被认为是针对可授权的客体的。在这个审查操作通知之前,步骤a通常会被审查员认为不构成权利要求的必要部分,而步骤b是无实体的,从而导致整个权利要求被认为是不针对可授权的客体的。


这个审查操作通知还指出包含药物剂量范围的权利要求并不一定会因此而被认为是针对不能授权的客体的。在此之前,包含药物剂量范围的权利要求都基于要求医生的专业判断而自动被驳回。本月早些时候,专利局复审委员会的一个案例,Amgen Research (Munich) GmbH (Re), 2021 CACP 2,Commissioner’s Decision #1555,指出加拿大专利申请2,633,594的权利要求包含了剂量范围,但是仍然是针对可授权的客体的。复审委员会的理由是没有证据表明该范围内的任何剂量会是不恰当的,即使该剂量不是最优的。


笔者曾经多次与审查员争辩这些问题,指出审查员的意见是基于错误的对法律的理解的,但基本上都是徒劳无功。因此,笔者很高兴看到这些改变,而且相信这个改变将使很多此类申请更容易获得授权。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加拿大专利局将无限期延长基于欧专局审查意见的专利审查高速路(PPH)协议

目前的欧专局-加拿大专利局专利审查高速路协议将于2021年1月5日到期。欧专局和加拿大专利局已经同意从2021年1月6日开始无限期延长此协议。 此协议允许基于欧专局在区域申请或PCT国际阶段的审查意见的PPH要求。此协议并不限于欧洲和加拿大申请人,别的申请人也可以利用此协议。比如如果中国申请人在欧专局和加拿大专利局有同族专利申请,在其中一方获得授权就可以在另外一方要求PPH。 此项协议特别有利于在